手可摘星辰✨

叫我阿岑吧。

【漠尚】尚清华长了耳朵啦。


伍。
没话讲了我鸽了这么久我orz

────────────────────

门外的光亮一点一点的显现出来,漠北不自觉地攥紧了尚清华的手。

等到走出门外,就没有理由可以继续牵着他了。
漠北不高兴.jpg

尚清华撇了撇嘴。
“这路怎么这么短呀。”

他没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还是皱着眉头气呼呼,他也没有意识到漠北睁大了眼睛看着他,明明在黑暗中那双眸子是那么耀眼。

┄┄┄┄┄┄┄┄┄┄┄┄┄┄┄┄┄┄┄┄

尚清华现在有点懵。

都出了鬼屋了大王怎么还没松开我啊,刚刚旁边的小姐姐腐女之魂都要燃爆了——

哎呀真不好意思大家看着会怎么想呢——这种事情我才不管。

大王的手真好摸诶嘿嘿ԅ(¯﹃¯ԅ)

是大王忘了吗?
还是说…他和我一样。

不想松开。

嗯一定是这样的啊哈哈哈哈尚清华你要表白要脱单要好好和漠北过日子啦——

尚清华攥紧另一只手,然后挺胸抬头雄赳赳气昂昂,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去炸碉堡。

沉浸于自我脑补的仓鼠尚清华再再再一次没有意识到他的耳朵和他的表情正在出卖他。

更没有看见他心心念念的大王盯着他的耳朵勾了嘴角。

所以说尚清华的警觉性还有待提高呀。

┄┄┄┄┄┄┄┄┄┄┄┄┄┄┄┄┄┄┄┄

“大王大王,现在已经是晚上了!”

“?我知道。”

“我我我…我想去看夜景!”
本寿星提出的唯一一个小请求…然后就约大王去恋爱圣地摩天轮!

“你想去哪看?”
那帮小姑娘说摩天轮表白比较管用?

“那我们要去最高的地方!”
漠北漠北快上钩——

“那…摩天轮?”
小仓鼠自己跑到盘子里了。

“那大王我们去摩天轮吧!”
耶——

漠北&尚清华:

约会圣地你看一定要显灵呀。

┄┄┄┄┄┄┄┄┄┄┄┄┄┄┄┄┄┄┄┄

地面的建筑慢慢缩小。

广告牌、音乐喷泉、还有小道旁路灯的光,把城市变得闪耀,也映在人的眸子里,却敌不过那眼中的星星。

“大王——你看那边好好看呀——”

嗯,好看。

“清华。”

“嗯?”大王要说什么呀我可还要表白呢…

“生日快乐。”
摊开掌心,躺在里面的是一条项链…倒不如说是穿了绳子的戒指。

戒指不是珠宝店里那种,是木刻的,如果凑近了还能闻到木香。

“这是去寺庙求的,说是开了光的护身符。”

??长见识了你家护身符张这样(๑˙ー˙๑)

“谢…谢谢大王。”
尚清华手伸向项链,心里想的却是、
大王会帮我戴吗?

可是漠北没有动。

在尚清华攥住项链,笑容即将淡化的那一刻——

漠北反手把尚清华的手包在掌心,再往自己身前一拉——

“庙里的主持说,收了这个,可就是要和我过一辈子了,白首不离,至死不渝。”

────────────────────
End.

尚清华表白了吗?
尚清华:晚了一步。

这个结局真草率…毕竟开学了没什么时间啊。
就到这啦剩下的你们自己脑补啦(///ˊㅿˋ///)





以后不写漠尚了。
抱歉呀。

【漠尚】尚清华长了耳朵啦。


肆。
弧了很多天真的对不起orz
因为又换眼镜了所以要少玩一点手机免得母上怼我orz
我尽量补回来√
coser太别扭了我给她起个名叫白岑哈。

────────────────────

旁边的白岑安静地站了一会,突然远方跑来一个短头发的女孩子,比尚清华还矮半个头,嘟着嘴来找白岑。看样子是好朋友呢。

白岑回过神,抬手揉了揉姑娘的头发,“那就当是谢谢你们的照片,我送两本书给你们怎么样?”

白岑和朋友是有一个小摊子的,买的好像是…书?

她们走之前向两人丢了个wink,笑嘻嘻的说了声“加油吖(๑•̀ㅂ•́)و✧”

尚清华摸不着头脑,把袋子里的书抽了出来。

《双向暗恋十几年》
封面是两个男的,体位…emmmm…微妙…

wocccccccccc——
两位小姐姐你们眼睛很毒啊////////

那我们…是不是双向暗恋呢。

┄┄┄┄┄┄┄┄┄┄┄┄┄┄┄┄┄┄┄┄

“大王大王,漫展你看着也没意思吧?咱们去玩好不好?”

“你今天生日,都听你的。”只要是你和我一起就好了。

耶!百度攻略派上用场了!鬼屋圣地——出发!

“那那那大王我们去鬼屋吧?”
“嗯。”

┄┄┄┄┄┄┄┄┄┄┄┄┄┄┄┄┄┄┄┄

尚清华顶着仓鼠耳朵尾巴就和漠北一起进了鬼屋,应该也带了仓鼠的习性,哆哆嗦嗦一惊一乍,但是又不好意思扒到漠北身上,只能揪着他袖口。

废话!!大王最怕热了我现在一身粘糊糊的怎么能扒过去呢!!

其实鬼屋里面冷得很呐…尚仓鼠不过是被吓了一身汗,还有漠北在旁边的缘故心跳可是蹭蹭蹭的。

旁边漠北从尚清华喊第一声的时候就在心里嘀咕了。

他为什么不抱我、他是不是嫌我、还是他还怕我、他小时候明明打雷都会扑过来的、是这家鬼屋不吓人吗、哼差评、

尚清华你快过来啊——

┄┄┄┄┄┄┄┄┄┄┄┄┄┄┄┄┄┄┄┄

漠北的差评过了一会就收回了、也不能说收回吧,因为虽然小鬼助攻了一下,但是漠北还是很在意他助攻的方法。

因为那个不知道内情的鬼,揪了尚清华的小尾巴。

尚清华战战兢兢的时候感觉到有一只冰冰凉的手揉了一把自己的尾巴,瞬间跳起来整个扒到漠北身上。

扮鬼的小姐姐还没反应过来,拨了拨挡住脸的头发。
“吓到你啦,哎小哥哥尾巴质量不错诶哪里买的啊…”

买个鬼啊!!向星星许愿送的!!

漠北拖着尚清华屁股,还趁机揉了两把,指尖略过仓鼠尾巴,惹得他身上的小仓鼠又抖了抖。

手感不错。
刚刚有个不要命的手痒痒。
但是也是因为他我才抱到阿尚的。
啧,暴躁。

一记眼刀示意女鬼可以滚了,托着尚清华走向出口,期间各种揩油,他觉得尚清华还没冷静不会注意的。

…但是尚清华本来就冷静了的,扒上漠北那一瞬间他就安心了。

抖是因为漠北那只不安分的手。

你试试看啊被暗恋对象抱怀里乱动手!!
你试试看啊!!
抖爆了都算轻的知道吗!!

那是不是说…我胜算很大…?

┄┄┄┄┄┄┄┄┄┄┄┄┄┄┄┄┄┄┄┄

最后尚清华还是自己走了,虽然他很高兴但是还是…超羞耻的啊…说不定还有监控…路边的鬼的眼神都变了啊…

然后尚清华磨磨蹭蹭的贴在漠北身边。

试试看,如果大王和我牵手了——我就告白——

“还怕吗?”
“还…还行吧…呀——”
“噗。”

大王笑了!!开灯啊你个无良鬼屋我要看啊!!大王笑起来得有多好看啊啊啊啊啊啊我要看啊——
qwqqqq

“走吧。”

漠北牵起了他的手,温度从指尖一点一点地传过来,就像是石头丢进水里,涟漪一圈一圈地散开,尚清华呆呆地跟着他往前走。

突然希望能够撞见鬼打墙呀…

────────────────────
tbc.
快完了真的。
晚安各位w

【楚郭】千年尸王怎么可能会骑自行车呢。


设定两人在一起了√
真的是自行车。
两个轮的那种。
失踪了一段时间十分抱歉。
但是李狗嗨真的很好看啊。

还有我准备爬墙轰出了。

(●°u°●)​ 」

────────────────────

“那什么老楚小郭你俩跑一趟——领导催呢你俩快点啊还有车我要用你们自己想办法去——”

又要人快还不给车赵云澜你那么能你怎么不飞过去呢??
今天的楚恕之也是被狗领导气到暴躁。

旁边郭长城已经收拾好东西跑了过来。
“那坐公交还是打车呀楚哥?”

楚恕之不耐烦的一挥手,刚想说不打车你还想跟着公交一个一个站停啊,就看老李从外面走了进来。

“哦哟外面堵车好严重的,小郭你们要出去呀?”

哈哈哈哈哈赵云澜你看现世报了吧。

笑完了赶紧想想你自己怎么办吧尸王大人。

“那要不你们踩单车去吧,走小道也行啊。”
“嗯?咱们处里有单车吗楚哥?”
…你问老李别问我啊。

“有啊有两辆呢,赶快去吧别耽误了。”
赵云澜裹得人模狗样也出来了,扔了钥匙揣着手就把两人往外赶。

“那就走吧楚哥、楚哥?”

今天的郭长城也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楚哥的脸能这么黑呢。

┄┄┄┄┄┄┄┄┄┄┄┄┄┄┄┄┄┄┄┄

“哈哈哈哈哈哈哈老楚你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了连自行车都不会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怎么那么废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狗领导和三人组都快笑到地下去了,什么你问工作怎么办?都堵车了晚一点也有理由嘛,再说挨骂的又不是他们。

楚恕之翻了个白眼懒得管,回头一看郭长城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正当众人笑得停下来喘气的时候,郭长城以高分贝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吼了一句:
“楚哥——这车有后座,我可以载你啊——”

看热闹的几人一口气没喘上来,继续笑得东歪西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不是封建地主压迫黄包车车夫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载你个头啊老子跑着都比你快!!!”

郭长城抖了一个哆嗦,其他人倒是笑得更欢了。

┄┄┄┄┄┄┄┄┄┄┄┄┄┄┄┄┄┄┄┄

最后楚恕之还是坐上了车后座,侧坐的那种。

里面的人还在笑什么老楚是个少女尸,但是楚恕之已经毫无想法了,和媳妇的新情趣你赵云澜还没这好机会呢。

当然郭长城是体会不到楚恕之的小九九的,他的心思从一定要好好到达目的地飘到了楚哥以前怎么出远门。

…该不会是…古傀儡…抬轿子…?

郭长城打了个哆嗦。

“想什么呢还不赶紧的,等你磨蹭到了都关门了。”

…果然是虐待车夫的老地主啊。

┄┄┄┄┄┄┄┄┄┄┄┄┄┄┄┄┄┄┄┄

其实也就是去送个加急文件,晚了领导也不敢骂,楚恕之也就对郭长城好点,看别人脸可黑着呢。

回到处里的时候那几个又闹起来了。大庆和林静两个人搬了两个板凳,一个正坐一个侧坐,林静压着嗓子说:“小子,走着去也行,你可别累——着——”大庆揪着嗓子在前面:“哎呀——没事楚哥,你一点也不沉——”

…造作。
楚恕之活动着指骨,完全忘了自己当初也这么调侃过自己领导。本想把两人揪起来扔了,却看见郭长城本来被闹了个大红脸,突然愣住了。

然后郭长城就踩着小媳妇步凑了过来。

然后若有所思的盯着楚恕之…的腰。

“你看什么呢?”

郭长城抬起头和楚恕之对视了一会,像是下定决心了似的,猛吸一口气。

然后就把楚恕之抱了起来。

抱了起来。

拦腰抱的那种。

楚恕之的双手被滑稽地箍在身前,表情管理完全失控,整个人绷直着不知所措。

空气一度十分安静。然后就听见郭长城的声音:
“刚刚我就觉得楚哥载着跟没有的似的,楚哥真的好单薄吖,这可怎么能行呢…”

唉…这小子…脑子里缺根弦吧这是…

“赶紧松手,你见过死人还带腱子肉的吗。”

旁边人要不是笑累了早就翻了天了,就郭长城站在那里揪着衣角低着头,好像还…挺难过?

“楚哥才不是什么死人…”

嘿,有事没事就爱纠结这个。

然后旁边的人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们看见楚恕之凑到郭长城耳朵旁边说了句不知道什么的,惹的小孩面红耳赤把人推开,感受到了来自恩爱狗的甜蜜暴击。

“就算再单薄,伺候你也是足够的。各——种——意义上,是不是你最清楚的呀。”

┄┄┄┄┄┄┄┄┄┄┄┄┄┄┄┄┄┄┄┄

后来楚恕之以学单车为由把郭长城揪到了后院,当然尸王学东西可快了,只是郭长城不知道而已。

于是郭长城就被抱着搂着靠着各种方式揩各种各样的油,而且还要闷声不响受着,当然他也乐在其中呀。

────────────────────
End.
我懒了好久我知道。
可是瘫着吃粮的感觉真的好棒。
还有我要爬墙了…
楚郭我想起来就写哈。

orzzzz

尚清华长了耳朵啦。


叁。
我来晚了orz
游乐园开始——

────────────────────

因为游乐园也不算远,开了车难找车位,所以两人决定坐公交。尚清华穿了件薄荷绿的薄外套,里面是白色的短袖,还有灰色的七分裤。

很干净…很好看,漠北摸了摸鼻尖。

漠北穿的是墨蓝色的衬衫,配上黑色的修身长裤。

肩宽腰窄腿长…大王好帅啊——(///ˊㅿˋ///)

在公交亭等了一会尚清华就有些不太自在了。

因为还没有到漫展!耳朵太引人注目了!
他没有考虑到是自己太可爱和身边还有一个大帅哥的原因。

“快看快看快看,那边那个矮一点的男孩子ԅ(¯ㅂ¯ԅ)”
“哇仓鼠耳朵——好可爱啊,长的也好清秀(*゚∀゚*)”
“是吧?诶他旁边那个冷冰冰的也好帅啊!”
“哇哦~冰山高冷…和软萌仓鼠…?”
“懂我啊~(σ′▽‵)σ”

尚清华在旁边听得明明白白。

是在说我们吗…(๑• . •๑)要是她们说的能成真就好了,如果…如果我能…
那该多好啊。

旁边的漠北没有感受到尚清华从羞怯到低落的变化,只是皱了皱眉,侧了侧身,把尚清华给挡住。

┄┄┄┄┄┄┄┄┄┄┄┄┄┄┄┄┄┄┄┄

过了安检,尚清华瞬间把先前的不愉快抛到脑后,因为…

这是死宅的天堂啊——

coser手办周边啊——

漠北也知道尚清华喜欢,也就带着他径直走向漫展的场地,反正无论是游乐园或者漫展他都没什么兴趣。

只要尚清华高兴就好了。

他回头看了看眼睛亮晶晶的尚清华,勾了勾嘴角。

┄┄┄┄┄┄┄┄┄┄┄┄┄┄┄┄┄┄┄┄

尚清华拉着coser合影的时候,漠北本来是不太愉快的。
就算是男的也不行。

其实是个女孩子披了男角色的皮…但是不了解宅的漠北估计是想不到了,还是听见嗓音才明白的。女的更不行了,哼。

尚清华傻乎乎的站在人家身边比着手势,脸上是大大的笑脸…如果站在他身边的人是我就好了。

…两分种后他就如愿以偿了。

当coser问能不能照相的时候,尚清华是状态外的。

“照…照谁?”
“你们。”
“我们?”
“对啊。”
“我…我们没有出cos…”
“啊你是在犹豫这个呀,那简单。来人啊——猫耳伺候——”

猫耳?谁戴猫耳?
还用说吗?尚清华都有仓鼠耳朵了,那猫耳自然是漠北的。

尚清华:有…有点期待。
漠北君:…为了和尚清华合照。

对方很贴心,拿了个黑色的猫耳,没有蕾丝边,纯猫耳√

尚清华拿着猫耳,踮着脚尖,把猫耳给漠北戴上。
…凑得很近…漠北看着尚清华因为仰头儿微张的嘴,嘴唇起皮了,要去给他买水了。
漠北的气息扑到脸上时,尚清华才明白过来现在的状态,心跳乱得不行,重心一个不稳,往后仰去,漠北看他快要摔倒也慌了神——

所以就成了现在漠北搂着尚清华的腰,而尚清华双臂揽着漠北的脖子的场景。

旁边的人已经拍了起来。

尚清华:…喂——/////
漠北君:洗一张给我,谢谢。

┄┄┄┄┄┄┄┄┄┄┄┄┄┄┄┄┄┄┄┄

当两个人都耳尖红红地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的时候,尚清华才仔细看清了站在原地眼睑低垂的漠北,戴着猫耳的漠北莫名让他想起楼下猫咖里的蓝色眼睛的黑猫。

漠北看着呆呆盯着自己的尚清华,耳尖还没褪下的红晕直接扩散到了耳垂,他鬼使神差的揉了揉尚清华的仓鼠耳朵。

…旁边又是一声“咔嚓”。

┄┄┄┄┄┄┄┄┄┄┄┄┄┄┄┄┄┄┄┄

“好了…你要来照相吗?”
“我?我不拍,你俩拍。”
“哦…啊?”
“拍完猫耳送你们。”

然后就拍了,因为对方用的是拍立得,所以之前的照片都一并洗了出来,而且对方很贴心,洗了两份。

尚清华看着那张两人搂在一起的…还有那张漠北捏着他仓鼠耳朵的…直接红成了番茄,慌张地拿出下一张。

漠北看着那张照片,照片上尚清华笑得有些拘谨,脸上还衬着红,漠北也是笑着的,当然只是一点点,两人的手…因为些许错位看起来就像是握在一起一样。

总有一天会真正握住的。

────────────────────
tbc.
晚上好呀…
我也不知道到底要写到多长…
想得到就一直写了…

鸡蛋花儿呀。


200fo是吃醋梗√
但是我不太会写就…伪吃醋梗hhh
楚郭√
OOC我的我的我的√
私设楚郭已经在一起啦。
私设郭长城进的去图书馆。

────────────────────

楚恕之一个人出完外勤,踏进特调处大门的时候,被风吹来的一股甜香惹的愣了。

郭长城之前被赵云澜使唤去买特调处缺的文具和生活用品,说什么日子这么安稳,外勤一个人都嫌多了。个狗领导…嫌多你倒是给我放假啊?本来进门前楚恕之打好算盘要坑赵云澜一顿的,此时闻着不知名的香,倒是没了脾气。

这是一种什么香呢…有一丝丝奶味,又更甜些,也不像茉莉玉兰,不是那么惹人注意的味道,是那种…放在户外可能都没什么人注意,只是淡淡的散着,把一切都衬得安静。

他没由来的想起了郭长城,这个小孩也是像这股甜香一样没有锋芒,软软糯糯,让人心安。

还带着温暖。

“哎哎哎…你们闻见什么味儿没有啊?”祝红推了推盘成一团睡觉的大庆。

“早闻见了…小郭回来之后就有的。这香闻的我想睡觉…哈——”大庆跳下桌子跑远了一点,甩了甩尾巴接着睡了。被蛇吵醒是真的不愉快啊…

“小郭?怎么小郭是要约会吗喷了香水?”林静正无聊着听见八卦就蹭了过来。

郭长城又要背着我去相亲?还喷香水?
楚恕之过了两秒就白了林静一眼,且不说郭长城二舅已经知道郭长城跟自己出了柜,郭长城难道会给自己买香水,还若无其事喷了香水去见人吗?

想想都知道,要么是郭长城魂穿了,要么是楚恕之见鬼了。

┄┄┄┄┄┄┄┄┄┄┄┄┄┄┄┄┄┄┄┄

谜底揭晓是在十分钟左右之后,郭长城从图书室走了出来。

“诶小郭——小郭——”
“嗯?红姐?”

八卦三人组凑了个齐。

首先是悠悠转醒的大庆蹦到郭长城怀里,到处乱嗅。
啧,死猫又趴我家小孩怀里,等我薅光他的毛。

然后林静祝红直接把郭长城拉到了椅子上摁住。

“小郭你今天是不是要早退呀?没事你把报告扔给林静就好了他一定帮你写好的。”
“我…我不早退啊。”
“那你要那么晚出去跟人约会啊?”
“我…我和楚哥已经住一起了呀/////”

哼哼,那当然了这可是我家小孩。

“…少来吧小郭,你不相亲你喷什么香水呀,难不成他楚恕之还好这口?”

我就好这口怎么着吧。

“我…我没喷香水…我不用相亲了的(///ˊㅿˋ///)”

“那你身上那股香味是哪里来的?这一股弥漫在整个特调处的味道…你可别跟我讲什么爱情的味道啊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的!”

郭长城眼睛眨啊眨。

“啊…嗷!你们在说这个啊!”

然后从沙发上跳起来跑向自己的办公桌,掏出了一个小布袋。小布袋里是——大小不一的花,花芯是柠檬黄,向外扩散变浅,最外圈是奶白色。

“这个…鸡蛋配色的花?”
“对啊就是鸡蛋花呀。你们闻到的是这个吧?我在路上遇见邻居姑娘摘了花回去做汤的,她就送了我这么多呢。”
“唔…这味道不错诶。”
“红姐喜欢呀?那就送你好啦。”

嗯路上拿到的花…嗯?
邻居姑娘?
送郭长城花?
郭长城收了?
还送祝红花?

嘿——?
呆鹅。

“嗯?小郭你要送——我——花——?”
祝红故意拖长了音,还挑眉看着楚恕之。
可惜当时小郭正在收拾桌子,没看见呀。

“对呀,红姐你不是喜欢嘛。”
“诶小郭,这是不是你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送女孩子花?”

啧…林静你接着搞事吧你就。

“嗯…因为是红姐嘛。”
“怎么…红姐不一样啊?”
“诶…?红姐对我很好呀…”

大庆看见楚恕之已经在咬后槽牙了,为林静祝红默哀。然后楚恕之深吸一口气——

“祝红能有什么不一样的,按我说就是压根没把祝红当姑娘看。”

“楚恕之——!”

┄┄┄┄┄┄┄┄┄┄┄┄┄┄┄┄┄┄┄┄

最后大庆充好人,提了建议,小郭就把花分了,人人有份的那种,上至赵云澜沈巍,下至保洁阿姨。

楚恕之当然也有,但是他就是没由来的酸。祝红也就算了,隔壁姑娘是怎么回事啊?他甚至酸到了赵云澜,平时郭长城就崇拜他,今天给他花他还就真收了,沈巍也笑吟吟的。

殊不知沈巍早就被赵云澜洗了脑,把小锅巴当儿子看了。

但是看着郭长城捧着花,乐呵呵地跑来跑去,楚恕之又没了脾气…

毕竟楚恕之和郭长城一起这么多年,楚恕之早就摸清楚了,更何况是郭长城这种没什么复杂心思的小孩。

郭长城无非就是路上遇见了姑娘,姑娘怎么想的无所谓,他郭长城肯定是觉得人家好心送就收了,然后大家喜欢就送了,没那么麻烦的心思。

…更何况我楚恕之这么优秀,谅他也没那种想法。
哼。

┄┄┄┄┄┄┄┄┄┄┄┄┄┄┄┄┄┄┄┄

一番内心戏过后,酸倒是剩没多少,楚恕之倒是起了玩心。

他故意晾着郭长城一下午,还蹩脚地装着黑脸。为什么说是蹩脚呢…因为他故意不和郭长城说话,故意不看他…但是他忍不住啊,就偷瞄玻璃、镜子…

总而言之,其实也就郭长城没看出来他楚哥是故意的。

于是郭长城N省自身,还是没搞明白自己怎么了,憋到下班的时候,揪着衣角紧张巴巴的走向楚恕之。

“楚哥…”
“嗯?”
“对不起…”

来了,郭长城式-秘技-无论如何先认错。

“错哪了?”
“我…我错在…在…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生气。”
说完自己还轻声重复一遍“对就是这样。”

楚恕之觉得自己真的是傻透了…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做什么偷偷摸摸的事的,刚刚那一阵酸真的是…好吧,恋爱中的人智商普遍都低,但是我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隔壁姑娘送你花你就拿啊?”
“…啊?”
“还送给祝红?”
“最…最后不是大家都有嘛…”
“我和大家一样?”
“不一样…”
“所以?”
“所以…所以…所以送给楚哥的也是不一样的。”

嗯?倒是没想到小孩会这么说。
有些小期待。

“哦?你要送我什么?”

然后郭长城踮了踮脚,看着地板的眼神突然撞进楚恕之眼里。

他在楚恕之嘴角落下了一个带着甜香的吻。

是了…这么多年了还是常常会被小孩不自知的勾人给摄了魂。

然后郭长城拉起楚恕之的手。

“我…我要送给楚哥…一个吻和一场约会。”

┄┄┄┄┄┄┄┄┄┄┄┄┄┄┄┄┄┄┄┄

那天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郭长城带着楚恕之来到后山,山上有一片树林。

空气中弥漫着鸡蛋花的淡香,将两人环绕。

远处是即将消失的太阳,最后一束橙黄色的光仍然照亮着山林,郭长城跑在前面回过头来,耳边恰好有一朵盛开的白花。

我们相爱着,过去式可能并不完整,但是现在、未来,这都将持续下去。



不过偶尔吃醋吃着玩也不错,小孩气呼呼酸溜溜地却又小心翼翼打探的样子,偶尔看一看也不错。

────────────────────
End.
一发完√
以后如果想得到的话会写一下吃醋的小郭。

尚清华长了耳朵啦。


贰。
中午[划掉]晚上好呀。
是漠尚哟|・ω・`)

────────────────────

“尚清华,你过来。”

“啊…啊。怎么了吗?”

天——啊——大王刚起床的样子真的是…看多少次都脸红心跳看多少次都不腻啊…太帅了吧…长发散在肩上…睡衣上两颗扣子…啊锁骨…

“脸很红,有哪里难受吗?”

“没…没有。”

然后漠北把手抬了起来,尚清华下意识抱住头。其实他知道漠北已经不会再打他了,这个动作只是为了捂住自己越来越红的脸,还有忍不住的笑意。大王在关心我诶…嘿嘿嘿。

漠北却皱了皱眉头。
“我有没有说过,再这样你的手就不用留了?”

尚清华迅速像小学生一样立正站好,他知道漠北话里没有怒气,只有无奈。

其实还有愧疚的,只是尚清华想不到罢了。

然后尚清华就感受到漠北把手搭在他的头上,揉了两下,但是还有一种…奇异的…酥麻感。下意识躲了一下。

“没有不舒服?”
“没有啊。”
“…你去看看镜子。”

┄┄┄┄┄┄┄┄┄┄┄┄┄┄┄┄┄┄┄┄

最后是漠北拉着把呆滞的人从镜子前带到了沙发上。

尚清华的头上多了两个小尖尖,是对仓鼠耳朵,不是戴着的发圈,是长在肉里的——耳朵。

上手去摸一摸,捏一捏,再压两下,把尚清华的思绪扯了回来。

“大…大王QAQQQQ”
“别慌。”

说是这么说,漠北也没办法,去医院…不妥;百度…一搜全是什么什么文啊视频的…以后可能用的到肯定不是现在;最后打了个电话给他的上司兼哥们——洛冰河。

洛冰河懂这件事的概率非常小,但是也只能试一试。没想到他还真懂。

“啊…耳朵?头上长了耳朵?”
“嗯,看着像仓鼠耳朵。”
“噗…没事,过两天就好了真的,切身经验。行了我挂了啊我老师等我呢。”
“…”
“哦对了有耳朵一般还有尾巴的啊。…老师——老师”
等我表完白也秀你一脸啊你给我等着。
等等…切身经验?
算了不关我事。
有耳朵还有尾巴?
既然这样——

漠北看了看呆愣的仓鼠尚清华。

啊好可爱…

┄┄┄┄┄┄┄┄┄┄┄┄┄┄┄┄┄┄┄┄

“行了别慌,说是耳朵过两天就好了。”
说着把尚清华翻了过来,揪住了他的裤子。
“哎——哎哎哎大王你干干干什么吖——(///ˊㅿˋ///)”
“你小时候我看的还少吗?”
“不不不一样啊现在现在现在…”
“现在有什么不一样?”

现在我喜欢你啊!!
傻子漠北!!

最后漠北只是隔着裤子轻轻碰了一下,在尚清华感觉上就像是被拍了屁股…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觉得…像是痒痒肉被碰了一样一身鸡皮疙瘩,吓得他直接从沙发蹿起来。

两个人对视了一会,空气突然安静。

尚清华缓缓的把手探向身后隔着裤子拍了一下尾椎骨的位置。

然后跑进了厕所…未遂。
因为他被漠北揪住了。

漠北抄起剪刀,扯起尚清华的裤子“咔嚓”一下,一个洞洞刚刚好显出了一个毛茸茸的小尾巴。

用时一秒半。

“噫——!大王QWQ这裤子以后不能用了啊。”
“再买。”
说着上手揪了揪尚清华的小尾巴。

“大王别…好痒啊…”
说完了才反应过来了自己的语气。

漠北也愣了,怎么说着有点…娇羞?

尴——尬——死——了——啊啊啊

┄┄┄┄┄┄┄┄┄┄┄┄┄┄┄┄┄┄┄┄

洛冰河还算有点良心,弄了两张游乐园的票。说是送他生日的了。

“不是…我这样怎么能出门呀。”
“游乐园和一个漫展合作了,更离谱的都有你怕什么。”
“啊…那…大王陪我去吗?”眼里闪着期待。
“嗯,不然呢?”

哇塞——耶——十八岁生日超棒的——

“不对啊,你上班呢?”
“早就请好假了。”

大王记得我生日——还早就准备好了——洒家值了值了啊——

开心死了。
或许表白能成呢?
两个人同时想着。

“走吧,陪你过生日了。”
“嗯!”

────────────────────
tbc.

啊——
沉迷跳舞的线。
我要是可以想着不动手就码好字就好了。

尚清华长了耳朵啦。


壹。
百fo点文的兽化梗√
然后有年龄操作
漠北是成年人了
尚清华18岁生日
还有同居以及双暗恋

今天只是放个开头…
我写不完啊…

开始啦。

────────────────────

现在是星期五晚上八点半。

尚清华在沙发上正襟危坐,因为明天是他的十八岁生日。

本来尚清华这种人是不会对生日有什么感觉的,但是现如今可不一样。

他喜欢他的室友——漠北君。

尚清华父母早逝,因为当初尚家帮助过漠家,所以漠家收留了这个小孩。当然当初漠北可不太乐意,在小孩粘着他的时候可没少打。虽然力度不算大,对于小孩子来讲也够阴影的了。虽然近几年漠北突然改了态度,尚清华在看见漠北脸色不好的时候还是会瑟瑟发抖。

尽管这样尚清华还是喜欢漠北,当然漠北很好看确实是一个理由,但还是日积月累的、漠北的温柔的细节…特别是近几年漠北不打他了,尚清华更加更加喜欢他了。

明天就十八了…要不要表白?

啊啊啊啊啊啊——不行我不能怂啊——可是要是被拒绝了——

啊啊啊啊啊。怎么办啊。

苍天啊——神明啊——赐予我一个可以成功表白的神器吧——

远处的星星闪了闪。

┄┄┄┄┄┄┄┄┄┄┄┄┄┄┄┄┄┄┄┄

漠北站在一条粉嫩的充满了少女的小街前。明明是给男孩子买生日礼物,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到这里买。

虽然我已经工作了不懂小孩心思…尚清华的心思我应该知道的…

可是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

我可以表白吗?

脑阔疼。

漠北觉得他这么大个人从来没有这么纠结过…小心翼翼的。太从心了吧…

不怂不行啊。
我不能失去他。

明明刚见到的时候嫌弃的不行…
但是我现在就是不能失去他,我就是真香了怎么着吧。

唉。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

现在是早上。

两个人在门后各自怀着各自的心思,其实都一样了。心脏怦怦的。

同时打开了门,直接打了个照面,本来很尴尬的,尚清华确实如此,漠北却只是愣了一下,摸了摸鼻子。

尚清华看见他耳尖有些红,是太热了…?

“尚清华,你过来。”

────────────────────
tbc.
估计只能算个小预告…
兽耳是明天啦。

星星:你俩没有神器也能成…算了推你们一把。

往后余生


我昨天码好之后不小心搞没了。
qwqqqq

楚郭√一句话巍澜

────────────────────

“我…我唱完了。”
楚哥会夸我吗?还是会嫌弃我呢…哇楚哥在看我在看我…楚哥在笑诶嘿嘿。我为什么要唱琵琶行啊我应该唱点什么给楚哥…哎呀好后悔…楚哥唱歌是什么样的呢?

楚恕之可不知道小孩此时脑子里全是楚哥,要是知道他能高兴坏了。他只是看着郭长城。

他看着郭长城在暖黄的灯光里,本就白滑的皮肤衬得吹弹可破,小心翼翼的瞟着楚恕之,被发现就装着看向地板。

嘿。这小孩不管看几次都觉得好玩。

祝红看郭长城唱完了,为了阻止两人继续眉眼传情,马上捅了林静一肘子。

林静:mmp我两边惹不起。

“啊哈哈哈小郭唱的很不错嘛。是吧大庆?”
“深藏不露啊小郭,还有没有什么隐瞒的嗯?”
“诶哟可不是嘛,刻意隐瞒可该罚呀是吧祝红?”
“对对对来小郭,一杯闷了啊一滴不许剩。”

这帮幺蛾子怎么又骗他喝酒?林静你很可以啊?

楚恕之本想帮郭长城把酒挡了,没成想郭长城把酒杯接了,还大大方方的喝了。

??别是要我背回去吧…那也还不错。
怎么这小子又瞟我。

“那…我歌会也唱了酒也喝了…楚哥是不是该唱了呀?”

嚯??敢叫我唱歌真长行市哈你看看旁边三个眼睛都亮了。
…行吧栽了栽了。
唱就唱呗。

┄┄┄┄┄┄┄┄┄┄┄┄┄┄┄┄┄┄┄┄

哇——楚哥答应了楚哥要唱歌了/////楚哥好帅呀…但是太瘦了回去一定要让他多吃点。楚哥会不会唱给我呀…不会吧我都没有唱给他…哎呀——楚哥看过来了/////这个旋律有些耳熟?

楚恕之一看就能看见郭长城抱着杯子小口小口的抿着啤酒,一会笑一会撇嘴的,真是,内心戏怎么那么多啊。

行吧,郭长城你给我听好了。

在没风的地方找太阳

在你冷的地方做暖阳

这…这是?

人事纷纷       你总太天真

往后的余生      我只要你

┄┄┄┄┄┄┄┄┄┄┄┄┄┄┄┄┄┄┄┄

楚哥…
楚哥唱歌真好听。
楚哥这是唱给我的。
楚哥还在看着我。

楚哥。

因为有些意外,所以没有人说话了,就算有郭长城可能也注意不到了。

他的眼里只剩下楚恕之的身影,只听得见楚恕之的声音。

楚恕之的声音带着沙哑,低沉,明明是那样一个带着戾气的人,在此刻却那么沉静,眼里漫着柔,这是郭长城带给他的。

┄┄┄┄┄┄┄┄┄┄┄┄┄┄┄┄┄┄┄┄

回家的路上很安静。

郭长城已经没有那么多小心思了,很神奇,楚恕之把那些乱七八糟的都洗的干干净净。

楚哥果然很厉害。郭长城想着。

楚恕之拉着郭长城的手揣在兜里,迎着月光走回家。

进了门两个人也没有亲亲抱抱,也没有去洗澡,两个人走到阳台。

月全食已经开始了。天一点点暗下来,月亮旁边的火星更闪了。

风很清,凉丝丝的。因为住的地方不在市内,没有车声嘈杂,只有风声蝉声。

郭长城突然哼起了歌,哼着楚恕之刚刚唱的往后余生,清澈的嗓音软绵绵的哼着,倒显出了不一样的韵味。

月亮被盖住了,没了月光,也没有什么街灯,眼前是满天的星星。

星光映在郭长城的眼睛里,星星点点的闪着。

好看,楚恕之这几千年来,只有在与郭长城在一起之后才常常感觉到岁月静好,感觉到这平凡的珍贵。

楚恕之也开始哼唱,两个声音在郊外转着,和着蝉鸣。两个人把几句词翻来覆去的唱。

月亮慢慢恢复了,在月全食临近结束的时候,郭长城停了下来,回头看着楚恕之。定定的,笑着也不说话,楚恕之看着他的眸子。

他听见郭长城又唱了几句,末了笑了,楚恕之听见他带笑的声音。

“楚恕之。”

嘿…惯坏了这是…我还就乐意惯着。
喊我干什么呀这是。

然后楚恕之就听见的轻的不行的声音,愣了愣,他听见郭长城更加清晰的重复了一遍。

“我爱你。”



往后余生

冬雪是你

春华是你

夏雨也是你

秋黄是你

四季冷暖是你

目光所致

也是你

────────────────────
End.

话说楚恕之唱完之后,众人本想起哄,被背后突然响起的音乐吓了个趔趄…

《今天你要嫁给我》?
什么玩意?

回头一看坐沙发上二大爷似的赵云澜和熟虾一样的沈巍拿着话筒。

还有下一首里写着《学猫叫》。

祝红&林静:世界要疯球。




《往后余生》和《琵琶行》是真的好听。我昨天手误搞没了码好的字我真的好难过qwqqq我今天就两更吧弥补我断了的日更。

爱你们♡

往后余生


楚郭√微巍澜
点文我继续欠着…
会写的真的。
OOC我的。
不是很长。

────────────────────

在安稳的日子里,特调处众人过着写写报告糊弄领导,种种菜,逗猫逗狗打打闹闹的日子,时间一长,过腻了安稳日子的赵处长就开始想搞事了。

找理由糊弄领导批了个春游,农家乐浪了三天赵处长表示不够劲,可人猫蛇组受不住了,说是三份狗粮吃到撑,说什么都不陪赵云澜浪了。

赵处长想玩也没的玩啊,毕竟三天公费旅游理由已经用过了,上面的人又不是傻的。赵云澜又在办公室里过了几天有沈教授没有烟的日子。

这天,报道说是有月全食和火星大冲,不知足的赵处长又起来兴风作浪了。祝红等人表示:呵,他会放过这个两人赏月的好机会不把握,反带下属玩?

郭长城很期待夜晚的到来。因为他想和楚哥再亲近一些,却又怕没有理由自己主动会让楚哥不开心,想好好把握这次机会。

了解内情的林静忍住了搞事的念头,念了几句静心诀。

众人还是低估了赵云澜。神通广大的赵处长表示没有批假算什么?二人世界固然不可抛弃,但是我们可以在月全食到来之前玩一通啊。

赵云澜大手一挥,拍板了,下班之后全体KTV。

郭长城很开心,二人世界保住了,还可以和大家一起出去玩,这没什么不好的。

楚恕之本来不想去的,看着自家小孩闪着光的眼睛又挪不动脚了。嘁,我可不是因为郭长城,领导付钱不去白不去。

┄┄┄┄┄┄┄┄┄┄┄┄┄┄┄┄┄┄┄┄

在包厢里,赵云澜用正常的暖黄色的灯光代替了夜店一样闪来闪去的彩灯,理由的沈巍不喜欢。大庆觉得无所谓,不过少了黑暗不能屏蔽领导的狗粮了。

郭长城小小声的哼着不知名的调调,缩在沙发里吃着水果,看着那一头林静在嚎着“请你不要再迷恋哥哦哥只是一个传说”,被祝红扔了个抱枕,嘴里嚼着西瓜傻呵呵的笑着。

楚恕之旁边看着有意思,跟小孩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也没搞明白,他整天都在高兴些什么,林静祝红大庆天天吵吵闹闹,也看不腻吗。

一旁的大庆看着楚恕之笑着含情脉脉的看着小郭,感觉自己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现在是汪徵桑赞了,毕竟是晚上,赵云澜把他们也带了出来。

《浪人琵琶》在耳边转着,汪徵的声音确实是…说不出的空灵,桑赞唱的磕磕绊绊的,却一直看着汪徵。

楚恕之能感受到身旁的人很高兴,林静都被虐到不行了,这小孩是喜欢狗粮是怎么着吧?其实楚恕之明白的,小孩在为两个人高兴,几千年过去了,终于能够腻在一起,眼睛里漫着幸福,漫着爱。

祝红笑着看着两人,心里也是实打实的高兴,但是闹还是要闹的,装着被狗粮撑饱过来骚扰小锅巴。

什么你问赵云澜和沈巍?赵云澜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呢拉着人念念叨叨的。

祝红大庆林静凑了过来,六只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全方位无死角盯着一脸懵的小郭。

“怎怎怎么了吗…”
楚哥心说嘿这帮人又干什么瞧把我小孩吓的。

“小郭呀。”祝红凑了过来。
啧你可离他远点吧。楚恕之把郭长城往怀里揽了揽。

“诶…?红姐?楚哥?”
呵别看我我就是要揽怀里了怎么着吧。

“来嘛小郭来嘛——唱歌呀你看他们都唱了——”
哟…?

“诶…可是…我不行的…楚哥?”

“你自己唱。”

┄┄┄┄┄┄┄┄┄┄┄┄┄┄┄┄┄┄┄┄

最终于也是说不过众人,郭长城只能扭扭捏捏拿起话筒。

小孩不自觉的捏着话筒,扯着衣服下摆,看着歌词,深呼一口气——

这小孩居然唱的是《琵琶行》。

楚恕之心想规规矩矩的真是他的风格。

等等…?

中间是不是有一段什么“轻拢慢捻抹复挑”?这小孩也敢唱?

这是高中必背了应该也没有太那什么…?

唱到的时候楚恕之紧紧盯着郭长城。嚯,脸爆红。声音还有些抖。

暖黄的灯光衬得小孩更加柔和,眼睛因为不敢看着众人,眼帘半盖着,睫毛一颤一颤,唱到中间因为口渴还舔了一下下唇。

郭长城的声音很清,配着《琵琶行》的旋律…

楚恕之灌了一口啤酒。

啧…栽了栽了。
我骄傲。
哼。

────────────────────
tbc.
唉,本来想一发完的…
我困觉了…
这篇挺无聊的。

软乎乎的锅巴团子-拾


OOC——
楚郭√
完结啦。

────────────────────

这是新的一天,郭长城仍旧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楚恕之在卫生间刷着牙笑着听小孩坐在床上碎碎念,想着要怎么好好享受这一天。

推开特调处的门,又是平凡且安心的一天。赵云澜和沈巍还是在办公室里不知道干什么呢,祝红刷淘宝之余喜欢陪小孩玩玩,林静本来想讲鬼故事的被楚恕之一瞪就坐回座位,汪徵喊祝红去了,小孩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不知道想什么呢,大庆就走了过去。

郭长城呼噜着大庆的毛,小脑袋旁边冒出了一个并不存在的灯泡。

以前还没有和楚哥正式在一起的时候,祝红姐曾经教过他。“你就卖萌啊,要自然流露的,不要太生硬,以楚恕之现在的态度,只要你戳的他那颗心dokidoki的,绝对能成!”

心脏doki…doki…

嗯!

“猫猫——猫猫——你去旁边好不好呀?”

说着指了指祝红的办公桌,大庆一头雾水也照做了。趴在办公桌一角,懒洋洋的晃着尾巴。

然后小团子凑了过去,把脸伸在大庆的脸旁边。

“楚哥哥——”不管喊多少次小郭长城都还是觉得不好意思。

楚恕之看了过去,看见两张并排的大脸。
干什么呢这是。

“m…喵——”

软绵绵的一声,楚恕之没有说话,直勾勾的看着,那边小孩把两手握拳放在脸颊边被看的受不了,干脆捂住脸,透过指缝大量自己的心上人。

楚恕之几乎不可察觉的深呼吸了一下,腿一蹬——工作椅一个漂移,轮子呼啦呼啦响,两三秒就来到了小团子身边。

郭长城:诶??/////乖巧.jpg

“那么喜欢猫…?”

“…嗯。”

“那我去给你买个猫耳朵怎么样?”

大庆:…我了个去诶…

┄┄┄┄┄┄┄┄┄┄┄┄┄┄┄┄┄┄┄┄

正说着,祝红和汪徵回来了,看着痴汉楚恕之也不能说什么,暗搓搓翻个白眼出声打断现在的状况。

“小长城——你猜姐姐给你带来了什么?”

“祝红姐姐…?”

“当当当当——”

把藏在背后的手伸了出来,手里捧着…一团毛…?

……

银狐!!是银狐仓鼠!!

郭长城一直热爱着各种小动物,看仔细之后立马就认了出来,但是四岁小孩可不认识什么品种。

“这…这是小…小仓鼠?”

“对呀!让它陪你玩好不好?”

“好!”开心——

楚恕之看着冒着粉红花花的小郭长城,觉得自己是被抛之脑后了。

嘁——难道有我可爱…哦不,难道更喜欢这一小坨不成?撺掇大庆把这团毛一口吞了算了。大庆…大庆!这团毛可是要取代你萌宠的地位了…嘿?不理我??

朝大庆龇了龇牙,回过头里看见…

小团子把小仓鼠放在脑袋上啦。

仓鼠窝在小团子的头发上,嘴里不知塞了什么一鼓一鼓的,小团子不自觉的嘟着嘴巴,一大一小的…

活像个葫芦…什么奇怪脑洞?楚恕之想。

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脑袋空空的,眼睛里只有那个干干净净的小孩。

┄┄┄┄┄┄┄┄┄┄┄┄┄┄┄┄┄┄┄┄

祝红拍了一堆照片,楚恕之要了一份,还逼着人把自己那份删了。

当然,这是后话了。

┄┄┄┄┄┄┄┄┄┄┄┄┄┄┄┄┄┄┄┄

两人带着小仓鼠和汪徵买好的一堆用品回了家,小团子看着小小团子看得不亦乐乎。在看着仓鼠累了睡了之后才恋恋不舍洗了澡。

然后猛地想起自己的楚哥哥。

一鼓作气!嗯!郭长城你可以的时间不多了咱们玩一次大的!

然后就很勇敢的爬上了楚恕之的腰,趴在楚恕之的肚皮上,因为温度令人十分舒服,郭长城还忍不住蹭了蹭。所以说不经意的动作杀伤力最大啊…

楚恕之看着动手动脚的小孩,脸蛋因为刚洗完澡或者别的什么原因红扑扑的,嘴唇也很水润,穿着祝红买的连体睡衣,软乎乎毛茸茸…

小孩嘿嘿的笑了,喊了一声
“楚哥哥——”

突然两人都感觉眼前一黑。然后楚恕之感到身上一沉。

嘿…这是老天爷不打算让人好好睡觉了。

衣服被撑破了所以现在郭长城一丝不挂的压在楚恕之身上啊…嘿,这腰手感真不错。

“你刚刚…喊我什么?”

“没…没什么呀。”

“嗯?”

“就是没什么…”

“哼。”

我楚恕之有大把手法让你乖乖再喊多少遍都行啊。

───────────────────
End.
完结啦。

第二天两人都请了假,理由是什么不好说啊…反正赵处看了之后冷哼一声让汪徵记楚恕之的旷工了。

我错了我承认每一天我都八点想起码字十点还在刷微博。

我错了真的明天是点文。

爱你们。